<noframes id="nbtvh"><form id="nbtvh"><th id="nbtvh"></th></form>

        <noframes id="nbtvh"><form id="nbtvh"></form>

        <noframes id="nbtvh"><span id="nbtvh"><nobr id="nbtvh"></nobr></span>

        <form id="nbtvh"></form>

        首頁 > 目的地 > 正文

        陳向宏與哈佛大學師生對談(下):從觀光到度假再到文化小鎮的轉變

        2018-02-10 09:55:52 新旅界 陳向宏

        2018年1月7日,烏鎮旅游總裁陳向宏與哈佛大學設計學院師生在烏鎮進行了一場交流會。

        2018年1月7日,烏鎮旅游總裁陳向宏與哈佛大學設計學院師生在烏鎮進行了一場交流會。在這場交流會上,陳向宏與哈佛師生討論了一個與生活相關的問題——小鎮建筑與人、建筑與社會、社會與文化的關系。

        本文為此次交流會摘錄第二部分,將從兩個方面展開:一是陳向宏關于“文化傳承與保育”的主題演講;二是陳向宏與在場師生之間的問答環節。(點擊查看第一部分:全球化視野下中國水鄉的啟示)

        “文化傳承與保育”主題演講

        這是一個大話題,我們所有做古鎮保護與修護的,當完成所有建筑保護的時候,會發現建筑里面的人、建筑內外發生的事件、這個老鎮文化的繁榮比保護一個建筑更艱難?!靶蛄魉思摇笔侵袊闲℃傄粋€共性,這種小鎮傳遞文化是多元的,有些隨著時間的改變不可避免的衰落了,有些能夠傳承下去。所以我們提出的口號是“從觀光小鎮變成度假小鎮、從度假小鎮變成文化小鎮”。

        我認為文化才是區別一個鎮與另一個鎮的IP,我們更多做了一些傳承與發揚的文章,我們把一些已經失傳的文化(包括老藝人、一些傳統劇目、一些手工藝)重新請出來,然后采取各種方式讓他們流傳下去。你們發現西大街橋下有個竹器匠人,他以前是根本無法自己養活自己,現在他成為這條街上非常能賺錢、很多人愿意學他手藝的人。我們的藍印花布、皮影戲、花鼓戲,在整個西大街都可以接觸得到,這些都是我們公司把他們請出來,然后重新用旅游表演的方式讓他們生存。

        第二個就是在傳統文化上怎么引入新的文化元素、新的文化基因?我們公司建了木心美術館,做了大英圖書館展、歌德文獻展,木心美術館對烏鎮所有的孩子是免費開放。旁邊我們還建了中國最漂亮的大劇院,舉辦了五屆烏鎮戲劇節,這個節慶在世界戲劇界中有很大反響,現在每年戲劇節各國使領館都紛紛來函致電要求推薦他們國家優秀的話劇,以前是人家知道了烏鎮到烏鎮,現在是人家知道了烏鎮戲劇節才到烏鎮。我們還做了中國青年話劇的孵化,每年鼓勵大批青年話劇到這里演,然后加以輔導。我們還做了當代藝術展,邀請了世界和中國著名的當代藝術家做了一個很好的展覽,2018年我們將繼續舉辦。我們覺得江南古鎮作為一個區域性人群集聚的這種功能其實在弱化,尤其那種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生產方式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所以我們希望在原來的小鎮中植入新的文化元素+產業,然后讓他們插上翅膀重新發展。

        現場問答環節

        Q1:您好,陳總,我是哈佛大學建筑設計學院的學生。首先感謝您的精彩演講,我想就您為原小鎮植入新文化提出問題,我這個問題有兩個方面,第一方面對于烏鎮,您為什么選擇戲劇、選擇互聯網作為烏鎮新的文化元素,為什么不可以是音樂、現代藝術等?第二方面對于中國乃至于世界來說,為什么戲劇、互聯網可以選擇在烏鎮,而不是在北京、上?;蛘呤侵苓吰渌℃??我希望陳總介紹一下您如何來決策和定位?

        陳向宏:謝謝你的問題,其實對我來說很簡單,其實我先開始是定位自己“不要什么”,而不是“要什么”。我先開始是不要《印象烏鎮》,不要各種大型的演藝活動,這是我很頑固的堅持、守身如玉堅持的。我一直在思考“要什么”,這個鎮要的東西,會為這個鎮的未來或者當下帶來什么?

        為什么要話???烏鎮開始旅游轉型,不能跟中國所有同質化的小鎮一樣做烏壓壓的觀光旅游、團隊旅游,我們希望做度假旅游,度假旅游消費群最主要是集中在80后、90后乃至00后。有一次我到上海,受邀去看話劇,我承認我以前很少看話劇,所謂的新式話劇,我們60后這一代的話劇停留在革命樣板戲的年代,所以我很拒絕。但是2003年我在上海話劇院看了一場話劇,大吃一驚,我發現來看話劇的都是青年人,非常投入,每一場話劇都是一票難求,這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然后我到北京看話劇,后來又跑到英國去看,我發現在英國West end區全都是劇場,我到英國時印象最深,飛機一下來,劇院的廣告都在機場通廊上,然后我去看了,同樣我發現了許多年輕人。

        我覺得話劇這個文化的劇種對烏鎮很適合,很安靜、小眾、多變,而且我覺得話劇在全球范圍內,它是一個非常廣泛的藝術。我為什么拒絕《印象》?因為我覺得烏鎮應該找一種安靜的文藝形式,而《印象》是一種程式化、奪人眼球的,是以一種很夸張的表現形式把觀眾拉到一個場地上來,它會犧牲掉很多的東西,所以我選擇了話劇。

        剛好我有一批好朋友是華語話劇圈的頂尖導演,像黃磊、賴聲川、孟京輝、田沁鑫,我把這個想法跟他們分享后,他們都覺得很棒。烏鎮景區里面的小劇場每一個建筑都是我設計的,然后進行了第二次的改造,我們建了烏鎮大劇院,光籌備這個戲劇節就花了四年的時間,投入了三個億,受到了很多的質疑說“烏鎮為什么要演話???演話劇怎么來平衡支出?”我說“我們不能做每一件事情都以投入產出來衡量?!睘蹑傆辛藶蹑倯騽」澮院?,從此烏鎮跟中國多數以上的古鎮有了區割,從此烏鎮多了一個文藝性的IP。

        你剛才問我為什么不選擇音樂、不選擇電影。我可以回答你,我都在選擇、都在做。這里我順便回答第二個問題為什么發生在烏鎮,我覺得中國的文化在轉變,有很多的變化。

        第一,它從這種單一的官辦的文化崛起慢慢向藝術家主辦、民間主辦這種轉變。中國哪一個旅游景區會建一個美術館?但是烏鎮建了木心美術館。建了美術館干什么?好多人覺得99%的水鄉有小橋流水,但只有1%的烏鎮有美術館。游客看了美術館,再看水鄉,他們覺得在這里看得到未來,也看得到過去,這是其中之一。

        第二,更多文化展示是從大城市里轉移向周邊集聚的轉變。烏鎮戲劇節討了一個巧,當然這跟我們一開始堅持的國際化視野有關。烏鎮戲劇節堅持正能量、堅持黨的文藝方針領導,所有的話劇按照規定的程序報批。每年烏鎮戲劇節期間,全國各地的話劇愛好者自己定房間、買門票,我們沒有贈票,觀眾自己買票來看。

        烏鎮戲劇節就這么短短幾年的發展,為什么成功?它贏在純粹,贏在在一個純藝術氛圍下、又在一個美景度極高的環節里,大家感受到一種生活愜意下的藝術享受。在大城市里,大家參加任何一個活動,結束后出來就打車或駕車,馬上就回到自己的生活中。而在烏鎮,大家在烏鎮大劇院看完話劇出來還能看到明星,晚上還能跟明星在酒吧喝酒、聊天,還可以跟他們合影等。在街上可以碰到年輕人在表演,這種生活和藝術高度融合的場所,我認為只有在小鎮里面才可以體現。所以受這個啟發,我們還會做一些事情。

        Q2:陳總,我是哈佛大學學生,我今天的問題也是關于特色小鎮發展,我對特色小鎮的理解是它是以產業為主導去發展新型工業4.0的小鎮,想請問一下陳總的看法。還有一個就是我比較好奇作為一家企業和政府之間的聯系或者界限在哪里?比如烏鎮最新的規劃是政府請某某做的,在具體落實的過程中,與這邊需求的一些沖突會有怎樣的一些過程?

        陳向宏:我首先回答你的問題,烏鎮最新的規劃還沒有實施,我是這個規劃的評委之一,東柵、西柵的規劃是我自己做的。我稍微講一點,我沒有絲毫不尊重人家,我覺得一個好的規劃肯定是讀懂了一個地方,但是如果一個地方只是概念框架下的規劃,首先我會打問號,而且我重新對規劃要反思。一個小鎮,它本身是一個生活的積累、多樣化的的積累、生活場景的積累,為什么非得要用色塊來標注這塊做什么、那塊做什么?我覺得概念性規劃、一些思路是可以的,做到詳規,我并不認為是一個好辦法。

        講特色小鎮是一個很龐大的事關國家戰略的題目。中國要做很多特色小鎮,我覺得我們所有的特色小鎮不能做一些概念的堆砌、概念的展示,就比如我現在也在做一個特色小鎮——江蘇宜興的紫砂小鎮,我把名字改了,剛好有一個大的湖,我叫“窯湖小鎮”,紫砂只是中國這種陶器里面的一個品種,所有的陶都要進窯的。我說我不建的幾個東西,我不建紫砂博物館,因為這個城市里面已經有一個紫砂博物館;我不建大師工作室;我不建大賣場。他們問“那做什么呀?”我說“我做紫砂生活”。紫砂生活是什么?是一種關于茶、關于水、關于心靈放松、關于跟大自然零距離接觸的一些的禪意生活。紫砂生活怎么做?我把跟紫砂生活相關的生活場景、生產場景,乃至關于未來的可以塑造的內容,把它們梳理出來,然后構建我們這個小鎮。

        我以前講課講過“將出世和入世結合在一起”,從概念來說,進入到一個小鎮,不是大家以前生活過的小鎮,而是中國理想社會下的小鎮、未來我們要的小鎮,在這個鎮上,可以過自己要的生活,可以放心的吃飯而不用先問一下這個蝦多少錢一只,每個人對我露出的笑容是真誠的,這才是我們要的。

        什么是特色小鎮?新建一個我覺得真的很難,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我覺得特色小鎮不一定是旅游小鎮,但是好的旅游小鎮一定是特色小鎮。特色小鎮的概念更大,它是一個鎮的概念形式,它涵蓋了文化、產業,但是它肯定離不開小鎮的生活。如果沒有小鎮的生活,就只能叫“特色園區”或者“創業園”。什么是小鎮的生活?就是多樣性、多地點、多場景,我們人可以在一種很宜居的尺度內,自由的流動或者方便的生活,不像在北京有時候吃頓飯都要跑兩個小時。我個人體會,我們小鎮難在什么地方?我們怕指標,最怕兩年建成一個小鎮做什么。最痛心是看到原來一個很好的東西突然被某某人、某某機構或者某某公司發現要做一個什么很高大上的東西,不做還好,一做什么都沒有了,變得丑陋不堪,這是我們很害怕的。這種小鎮成熟而持續發展,我認為它更多是由于時間、由于各種生產要素的集聚、由于各種地域文化的綜合慢慢融合而形成的東西,而不是一蹴而就的東西。這是我的體會,謝謝。

        Q3:大家好,我是來自《世界建筑》的雜志編輯。剛才聽了陳老師很多設計理念,我們雜志非常關注中國的青年建筑師,包括80后、90后,這些新的建筑師的理念和作品,所以也想聽聽在您這個高度,您對中國這些青年建筑師、城市規劃師有沒有什么期許?謝謝。

        陳向宏:我還真不敢班門弄斧,我只有對自己公司的一些建筑師還敢提意見,哪有自己沒學過一天建筑的跟建筑師提要求,但是你提到了,我就有感而發。在工作中,我接觸了大量的建筑師、規劃師,我覺得你們生活在一個好時代,但是跟我比,我又覺得你們沒有比我自由,為什么?你們一天到晚做老板交代的房產、地產項目設計,我還可以選擇自己比較感興趣的東西去做。

        我覺得中國的建筑師,從他們這一代身上看到真的非常優秀,而且我覺得年輕的一代比一代更有國際視野、更有建筑技巧的表達,但是我覺得有幾點還能進一步的學習。

        第一,怎么將傳統文化用更好的方式、用現代人更能接受的方式表達出來,而不是用固定的一些教條的方式來表達。貝律銘的蘇州博物館,我特別喜歡,一看就是中國的建筑,但又是世界的。

        第二,我覺得建筑師是一個孤獨的職業,我們很多的建筑師應該保持職業的自由度,這很重要,建筑師就是一個藝術家,有時候可以享受一些獨處,甚至可以孤苦一些,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覺得這很重要。

        第三,我們的建筑師一定要多跑、多看、多積累,我認為眼高很重要,多看就眼高,眼高才能心高,心高才能手高,要多看、海量的看。我以前在全世界各地到處瞎轉,到處去看。我到日本,專門花了十天左右的時間,看他們的養老設施,從大的到小的;看他們老人住的病房;看他們洗澡的地方,反復看這些東西??炊嗔?,至少知道哪些東西是很好的,哪些東西是不好的,人家是怎么做的。我能想到的是這些,謝謝。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吳志才

          華南理工大學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導,華南理工大學廣東旅游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廣東省鄉村振...

        • 趙晉良

          新旅界特約評論員,暨南大學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從事主題公園研究及相關工作12載,現就職于中國旅...

        • 余良兵

          現任永行資本董事總經理,負責消費升級各細分行業的投資。此前曾長期服務于中青旅,曾先后負責投...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国产农村妇女一级A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