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nbtvh"><form id="nbtvh"><th id="nbtvh"></th></form>

        <noframes id="nbtvh"><form id="nbtvh"></form>

        <noframes id="nbtvh"><span id="nbtvh"><nobr id="nbtvh"></nobr></span>

        <form id="nbtvh"></form>

        首頁 > 目的地 > 正文

        陳向宏與哈佛大學師生對談:全球化視野下中國水鄉的啟示

        2018-02-05 15:20:30 新旅界 陳向宏

        “一個好的地方,不怕你不來,只怕你不再來?!?

        “如果烏鎮有學習價值,要復制的是這種尊重歷史文化、從本地實際出發、不教條、敢創新的對歷史街區保護的認真的長遠態度,而不是一種急功近利的、純粹是為了旅游發展而去對一個原有的古鎮結構進行一些簡單改變?!?/span>

        “一個好的地方,不怕你不來,只怕你不再來?!?/span>

        “除了旅游業,烏鎮現在也在努力做兩大產業:一個是文化產業,還有一個是互聯網產業,我們已經準備建烏鎮互聯網產業園?!?/span>

        2018年1月7日,陳向宏與哈佛大學設計學院師生在烏鎮進行了一場交流會。在這場交流會上,陳向宏與哈佛師生討論了一個與生活相關的問題——小鎮建筑與人、建筑與社會的關系。

        本文為此次交流會摘錄第一部分,將從兩個方面展開:一是主要為陳向宏關于“鄉村與城市”的主題演講;二是主要為陳向宏與克萊頓教授的對話。

        “鄉村與城市”主題演講

        烏鎮是我的家鄉,爺爺、奶奶、爸爸都生活在這里,我對烏鎮很熟悉,但是這種熟悉僅僅停留在童年時期。今天我們第一個主題是“鄉村與城市”,我們中國前幾年有一句流傳在老百姓之間的俗語是“各個鄉村像城市、各個城市像鄉村”,這是中國改革開放近幾十年來,鄉村與城市急劇發展、工業化高速發展、城市高度擴張帶來的后果。

        在中國,至少在前20年,我個人認為,我們對鄉村發展的重視是不夠的。曾經認為高樓大廈代表著社會發展的水平、代表著城市擴張的水平,但是在今天,從高層到廣大的老百姓都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在19大上提出來要重振鄉村。

        烏鎮是已經有1300年的歷史,我用兩句話來概括它的興衰:它是因水陸的興起而繁榮,因公路建設的形成而衰退。讀過《中國近代經濟史》的學生都知道,像烏鎮這種在上海周邊的江南小鎮,以前都是農業小鎮,上海開埠以后,有很多舶來的工業品從上海港運進來,周邊的小鎮成為第二售賣地,同時把當地農產品(棉花、茶葉、絲綢等)收購起來出口到國外,所以形成了若干個圍繞著上海的這些繁榮的江南小鎮。

        烏鎮這個小鎮鼎盛的時期有十萬人,1999年我回到家鄉開始保護的時候,常住人口不到一萬人。記得很清楚,當年下午五點鎮上街上已經沒有行人了,走在老街上我聽到的都是木門板關著,傳出老人在看電視、聽收音機的聲音,很蕭條頹敗的樣子。這種迅速衰退我認為產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僅僅是因為政府或民眾對古鎮不重視的問題,而是應該放在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大的歷史背景中間來考慮的問題。

        我們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在發展進程中間,曾經長期處于一個農業社會。烏鎮也一樣,烏鎮是一個典型的農業一元社會的小鎮。小時候烏鎮最熱鬧有兩個時段,其中一個是早市,所謂的早市,天還未亮,農民把家里的東西拉到街上來售賣,喝完早茶回去干農活,這個鎮有一部分是城鎮的居民,主要是商人及各種手工藝者。烏鎮產生了中國很著名的文學家、藝術家,包括木心。為什么?我們不像中國其他地區的人一樣到處去冒險、經商,這里的人奉行“父母在,不遠游”,江南小鎮沒有自然災害,人們的生活很富足,家長對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念好書、學好琴棋書畫。

        80年代以后中國急劇發展工業化,興辦了大量的低水平的企業,比如這個鎮上有啤酒廠、電風扇廠、油廠、絲廠、米廠、鐵鍋廠等,這個鎮曾經是這個市國有工業企業、集體工業企業最多的一個小鎮。進入90年代以后,這些廠大量倒閉,全鎮產生了很多很多的下崗工人,所以烏鎮也是我們這個市下崗工人最多的一個鎮,是很貧窮的一個小鎮。最初政府派我來的,就是期望通過旅游來尋找這個鎮新的發展思路。

        我在以前跟建筑師交流經常說到一個話題:對于烏鎮這種歷史風貌缺失、大量破敗民居建筑亟需成片保護的江南古鎮,什么是最重要的?可能建筑師認為建筑是最重要的,原本斜的房子必須是斜的,原來已經破的房子不能再破下去,新修的要看出新修的痕跡,即所謂的可讀性。對我們團隊來說,這些也重要,但我們面對的是大量的實際問題。首先要募集到一大批的資金,這不是政府能夠給的,而是自己要面向社會募集、向銀行借的,然后必須可以通過經營回收償還的。第二要明白我們不是去保護一個建筑,而是保護一個鎮、保護這個鎮的未來,是為了這個鎮老百姓再次發展尋找到一條好出路。所以我這里捉到一個很重要的詞“重塑”。因為我個人覺得整個社會變了,已經從農業社會變成工業社會;已經從一個僅僅只有水陸交通變成公路交通;生產力變了,生產關系也變了;最主要的是人們的生活方式變了。

        這里講到一個城市化的問題,中國的城市化以縣級城市為主要基礎單位。我小時候,烏鎮有很好的醫院、小學、中學,我們中國第一任文化部部長就誕生在這個小鎮。而我回來的時候發現鎮高中已經搬到縣城去了,最好的老師、學生也到縣城去了,醫院也搬到縣城去了,所以這個小鎮上只要有一點經濟實力的人都會搬到縣城去住,而不會再留在這里。

        這里還觸及到一個非常重要的敏感的話題,在歐美,所有建筑的產權都是不會變的,除非售賣,但在中國不一樣。在50年代,我們做過一次房改,不管是公有產權還是私有產權,按照戶籍的人數重新分配人們的居住面積。就像我們家一樣,產權依然有,但是由原來是一幢房子,變成樓上是我們家的,樓下的是另一戶人家的。由原來是一個宅子住著一個家族分成了所謂的大雜院,有十幾戶人家,每家每戶要新建自己的廚房、衛生間,所以整個建筑格局是混亂不堪。

        這種產權混居的狀況,不僅每家每戶自成單元改造了原有傳統民居的居住格局,而且多家訴求、條件不一樣,對居住的老房子沒有感情,人均居住面積極其小,房屋質量已經破敗到極限。所以最后我選擇了一個謹慎的、逐步探索漸進為主的一個保護方法。它主要體現在第一強調整體風貌為主,第二強調可持續性,不能說保護完一個建筑,就沒錢干不下去了,或是說保護完一個街道,就做不下去了,我們必須要建立“保護→發展→再保護”的良性循環。

        1999年,我選擇的不是西柵,而是東大街,烏鎮有四條大街,東南西北,還有一個中市。原來有一個規劃是同濟做的,東柵保護規劃只做了200米長的街道,以節點保護為主。我是無知無畏,膽子特別大,我們做了1300多米長的東柵老街,因為我不想做一個保護的盆景,而是想做一片街區,所以1999年開始自己畫圖紙。

        我們東柵保護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幫老百姓修廁所。原來這么長的一條東大街,只有三戶百姓人家是用抽水馬桶的,另外都是用馬桶尿罐,第二天就把所有的排泄物傾倒在河里,我記得有一次在河邊撐著船走,回去我沒吃下飯。我們挑了一個廁所樣板,最簡單的配置,600元預算,抽水馬桶是我在建筑市場挑的唐山市造的抽水馬桶。我跟老百姓說,不要你們出錢,我幫你們家家戶戶修一個衛生間,我的條件是從此你們不能把糞便傾倒在河里。然后我們開始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改造,包括高壓線、低壓線的落地(因為原來的電線都是一段一段的,經常發生火災),包括污水管道的排埋,包括消防報警系統、雨污分流系統的安裝,這些花了很多的錢。

        第二步我們開始了“以舊修舊,修舊如故”,就是對民居建筑的修繕工作。這建筑里面有兩部分,一部分是原有的老的民居建筑,另一部分是已經破敗的,七八十年代老街上拆除老房子新建了大量的丑陋的混凝土建筑。對第一類的建筑我們采取了原樣修復的概念,修舊如故,用了舊木材、舊石頭,我們把周邊所有人家廢棄的舊石頭都收購回來。對第二類建筑我們做的是減法,動員老百姓把它們拆掉(包括七十年代建的一個百貨大樓),這遭到了當地居民極大的反對,說怎么可以把新建的建筑拆掉,他們把七八十年代的建筑稱為新建筑。我們將這些建筑拆掉了以后,按照周邊前后建筑風貌的要求,重新續上去,就是把原來一段一段的建筑連起來,重新恢復街道的肌理。

        現在在入口處你們看到的財神灣一帶的建筑包括河埠,就是我2000年自己畫的修復方案。整個工程很快,用了一年的時間,在2000年完成了工程。當時是一個瘋狂的計劃,所有人不理解,花了一個多億,在當時是一個天文數字,這不是政府投的,是我所在的股份公司投的,錢是借來的。很慶幸,我們2001年開放以后,第一年的游客量超過了100萬,我們公司和老百姓的收入都很好。所有來烏鎮的游客都感覺到這個鎮比去過的任何一個鎮風貌更好、整體感更強、文化氛圍更濃。

        由于時間關系,我不想講我們的冒險故事,我把時間留給克萊頓老師,我只是想說大家都是學建筑的,會面臨更多這類保護的個案。烏鎮是我的家鄉,我對它懷著的可能不是一個建筑師的情懷,我愛我的家鄉,愿意為它冒險,但對我來說,它不是一個個人創作,也不是僅僅“商業開發”的邏輯解釋所有發生的一切,更像是一場真刀真槍的實戰。直到今天為止,我覺得我們依然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今天說出來看似很平淡,其實我們經歷了無數的不眠之夜。今天第一部分就簡單跟大家分享這些,謝謝大家。

        與Clayton Strange教授的對話

        Clayton Strange:非常感謝您的精彩講座,我覺得您的理念不僅在中國,在其它任何地方都非常有借鑒性。在美國和中國都進行過的城市化,有一個非常鮮明的特點,就是以前我們對現代化的理想是工廠,現在我們對城市化的理想是高樓大廈。在我們對城市和高樓大廈向往的時候,同時我們也失去了對農村生活和鄉村的關注。這件事情同時在美國發生過,但是由于中國的現代化程度更快,所以我們很快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即使村落還仍然存在,但是由于這個大型的工業和商業的系統已經侵入,現在生活在農村也要考慮被成為城市的一部分。所以問題就是如何能同時在保證鄉村生活和社會生活的同時,可以很好地和現代的系統和工商業體系去結合?很多地方認為旅游是一個解法,我的問題是您是否認為烏鎮是一個可以被復制的樣本,即使是到一個并不像烏鎮風貌的地方?

        陳向宏:我個人認為,如果烏鎮有學習價值,要復制的是這種尊重歷史文化、從本地實際出發、不教條、敢創新的對歷史街區保護的認真的長遠的態度,而不是一種急功近利的、純粹是為了旅游發展而去對一個原有的古鎮結構進行一些簡單改變。我不止一次說過,如果今天評判烏鎮,從旅游來說它確實是成功的。這么小的一個鎮,它的旅游收入效益已經排在中國的第一位,超過了黃山、峨嵋山、桂林、西安、麗江等,但是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標準。中國這么大,各個地方經濟發展水平、基礎、老百姓的想法差別很大,包括我們作為操盤手都不一樣,不可能用同一種方法去做,所以我平時就很反對“烏鎮模式”這個詞。事實上從1999年來,將近20年的時間,烏鎮本身的保護仍處在一個不斷探索、不斷創新的過程。

        從旅游方面來說,東柵是做一個觀光的旅游,西柵是做一個度假的旅游,這是完全不同的做法。從文化保護的角度來說,8年前我們做了烏鎮戲劇節,在繼愛丁堡戲劇節、阿維尼翁戲劇節后,烏鎮戲劇節現在成為世界公認的三大戲劇節之一。我們還做了當代藝術展、做了各種重大的文化藝術活動,包括上級政府確定烏鎮為世界互聯網大會永久舉辦地,我們是把烏鎮放在世界文化的背景下來考慮它的下一步定位。我對自己說,沒想清楚的事情就別做,所以到今天為止,烏鎮還有兩條老街——北大街、南大街一直原封不動地保留著。當然我希望由我的繼承者來完成,我希望他們比我做得更好,因為我知道一個簡單的模仿,就像女孩子嫁人一樣,嫁錯了是沒法回收的。

        Clayton Strange:我覺得您是謙虛了,您把這個地方經營得非常好。我今天早上聽到我們同學當中有人說他們非常想要回來,衡量一個項目好壞的標準,就是這個項目是否有人愿意再回來。

        陳向宏:我非常贊同。我曾經說過一句話:一個好的地方,不怕你不來,只怕你不再來。

        Clayton Strange:回到我之前的問題上,我們會對這種鄉村生活有一種印象,大家會回來體驗鄉村生活,即使他們現在不再生活在鄉村。我的第二個問題是,因為烏鎮這種在商業上的成功,您有沒有大的計劃,如何把周邊居民和鎮民做經濟上的通盤考慮,讓他們參與到烏鎮的進程上來,還是您有對他們未來更大的策略?

        陳向宏:我到烏鎮20年,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我還是烏鎮鎮黨委領導,從2000年開始到2007年,我一直是這個鎮的黨委書記,當然我會更多考慮這個鎮的老百姓發展。第二個階段,2007年后,我辭去職務,專心做企業工作,但是剛才說過我是烏鎮人,我更多也會考慮到烏鎮居民的發展。

        我跟你們說幾個數據:

        ①烏鎮居民的個人儲蓄存款余額在我們全市是最高的二個鎮之一。

        ②烏鎮的服務業稅收也是全市最高的。

        ③2017年我們旅游公司上交給國家的稅收是2.65億元。

        ④這個鎮上有超過一萬個床位在經營,有數萬人在從事與旅游相關的職業。

        ⑤我們烏鎮旅游公司差不多有4500人,當中有一半是當地人,你們看到西柵里面的船夫,以前都是捕魚的,后來沒有魚可以捕,就上岸了,現在重新搖船。

        從某個程度來說,我們企業跟老百姓一樣也是納稅的人。我現在不能代表政府講話,但是我們的社會責任還是有的,就是我們必須把旅游做得更大、更強、更好。2017年烏鎮有一千萬的游客,作為烏鎮人,只要肯認真、肯勞動、肯付出,生活絕對沒問題。當然,目前也不是100%的人滿意,也有人罵我,說為什么不直接把公司里賺的錢分給他們。

        除了旅游業,烏鎮現在也在努力做兩大產業:一個是文化產業,還有一個是互聯網產業,我們已經準備建烏鎮互聯網產業園。烏鎮有1300年的歷史,我經歷的僅僅只有20年,我希望20年以后還會有更美好事物出現。

        標簽: 陳向宏 烏鎮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吳志才

          華南理工大學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導,華南理工大學廣東旅游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廣東省鄉村振...

        • 趙晉良

          新旅界特約評論員,暨南大學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從事主題公園研究及相關工作12載,現就職于中國旅...

        • 余良兵

          現任永行資本董事總經理,負責消費升級各細分行業的投資。此前曾長期服務于中青旅,曾先后負責投...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国产农村妇女一级A片免费看